反稀土三百公里長征苦行有用嗎?

萊納斯設立在關丹的稀土產已經獲得臨時營運執照,反稀土的拯救大馬組織向關丹高等法庭申請暫緩令也被以「稀土廠危害言之過早」為由而駁回,同時稀土原料也將在12月從澳洲運往大馬正式開工。

換言之,萊納斯關丹稀土廠運營在即,在法律上目前已經來不及再作其他準備阻止稀士廠運作,而在這個時候,綠色盛會主席黃德以個人名義發起了「綠色14天苦行反公害」,企望透過使用雙腳步行的方式從關丹一路步行到國會,以喚醒全馬人民的反公害意識。

整個行程全長300公里,途中將經過馬蘭、淡馬魯、文德甲、加叻、文冬、武吉丁宜、云頂範圍,接著進入吉隆坡冼都與獨立廣場等共15個城鎮,並於11月26日抵達國會。

而這個為環境奮鬥的個人義舉,在出發首日就獲得超過300人的響應與參與,當中甚至有13名遠從東馬而來的「拯救砂拉越河流聯盟」的反巴南水壩計劃的原住民團體代表,以及南馬柔佛「邊佳蘭自救聯盟」反石化廠的成員,以結合三地反公害的精神,共同為捍衛環境安全出一份力。

整個行程至今,仍然有不少的民眾在沿途加入綠色苦行,以壯大隊伍的聲勢,同時各個城鎮也有不少善心人士免費提供食物、飲用水、住宿、醫療照護與日常用品等,同時苦行隊伍在各城鎮夜市宣導反公害理念也獲居民的熱烈迴響,預料當24日進入到吉隆坡範圍將進一步達到高潮。

不過,相較於萊納斯稀土廠投入運作在即,也有不少袖手旁觀的人士質疑指出:「這樣有用嗎?」、「苦行可以阻擋到稀土廠嗎?」、「根本就白費心機,於事無補嘛!」

展現民意力量

這樣的言論犯下了兩個謬誤,其一是對於社會運動的要求必須能夠「立即奏效」,沒有即刻的效果就稱之為沒用;其次,將阻擋稀土廠運作的成敗視作為綠色苦行的責任。

社會運動的形成主要是特定群眾的權益或安全遭受到明顯或立即迫害,而相關的制度與負責機構失衡無法有效回應與解決問題,於是群眾自發性地發起了有明確訴求的直接抗爭運動以捍衛群體的權益。

所以,社會運動的主要能動性在於組織和動員更多的群眾參與其中,向有關當局展現強大的民意力量,迫使當局撤消不利於人民的政策或措施,即運動成敗的關鍵在於是否能召喚到更多群眾的認同與參與,而不是「這樣做有用嗎」這種目光如豆和短視近利的想像。

其次,社會運動最主要的功能是「突顯問題」,透過走上街頭或集會的方式將問題或政策公開在公共領域讓人民去檢討、辯論其好壞優劣,即把問題攤開來講,社會運動不能「解決問題」,因為解決問題的責任是相關政府當局。

最後,如果硬要從社會運動是否有效阻擋萊納斯運作的角度來看,雖然目前不知道成敗如何,但至少透過多次的綠色盛會大集會和民間的大力反彈,已成功拖延萊納斯的運作至今,這樣不是「有用」嗎?如果它仍然無法「有用」,那是因為參與的群眾仍然不夠多,與其仍然質疑綠色苦行有沒有用,何不如直接前往參與盛會,因為只要更多人參與其中就一定有用!

文章來源: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2/11/21/109.html

2 則迴響於《反稀土三百公里長征苦行有用嗎?

  1. 在部落格裡的文章雖然沒列明作者,僅列文章來源出處。
    其實一開始,我以為這文是轉載,鑑於講究原創,所以始終沒給予推薦。後來察覺有些大紅花國民也誤以為是轉載,而奇怪為何轉載文在大紅花的國度首頁頻頻出現。

    但其實這是bomba的投稿光華日報的時評文吧?因此,還是有必要聲明此文非轉載,若有誤,請bomba糾正。

    因此遲來的推薦~ 莫見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